dw1ul好文筆的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強大意志熱推-v17lt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开火开火,给我狠狠开火!”
“绝对不能让他冲过来。”
看到熊破天冲入营地,不可一世冲向熊军防线,不少熊军头目脸色巨变。
他们对着所属战队连连喝斥。
他们都有极高的战斗素养,看得出熊破天这种人的可怕。
对方一拳打爆七人,还把直升机甩飞,一旦被他靠近,熊兵火力就会失去作用。
到时他们很可能被熊破天一一砍杀。
唯有远程把熊破天打成筛子才是上策。
于是十架战车横在了最前面,十挺加特林迅速升起打开。
两百扇盾牌堵住战车之间的空隙。
三百名熊兵手持热武器组成阶梯射击战队。
一百名扛着火弹的熊兵追寻熊破天身影。
十架直升机也都启动腾空,机舱也第一时间打开,露出杀气腾腾的重武器……
只是熊破天悍然无畏,身子不退反进,顷刻就到了敌人防线面前。
“射击!”
熊兵头目一声怒吼。
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枪炮声传来。
一千多名熊兵扣动了扳机。
整个军阵前方宛如掀起了一片金属风暴。
无数的子弹如狂风暴雨般汹涌而来。
追赶过来的叶凡连连翻滚,最快速度躲避,免得被敌人打成马蜂窝。
熊破天没有躲避,只是身子一弓,嘴巴一张:
“吼!”
双眼血红,对着前方一声长啸。
啸声瞬间宛如一枚枚炮弹轰向了弹头。
“当当当——”
铺天盖地倾泻过来的弹头,像是遭遇了钢铁一样连续弹开。
一连串的刺耳声响中,成千上万的弹头很快散开。
一层一层落下,一波一波向两侧散开。
最后,只有十几颗弹头抵达熊破天的面前,但还没有触碰到他的身躯就软绵绵坠地。
几点火星弹在熊破天身上,又很快被气劲无情震开出去,毫无杀伤力。
几十米的距离,地上全是弹头,密密麻麻,怵目惊心。
但对熊破天没有一点杀伤力。
熊兵震惊了。
三戒
熊军头目也震惊了。
叶凡也是目瞪口呆。
小紅娘鬧翻天
这不科学啊。
熊军刚才那一轮射击起码十万发弹头,结果却被熊破天一声怒吼硬生生扛住。
这家伙还是人吗?
熊军头目最先反应过来吼叫:
“火弹队,火弹队,轰击,轰击,快!”
一百名扛着火箭弹的熊军冲前发射。
“啊——”
就在这时,吼叫完毕的熊破天,突然一拳捶在地面上。
拳头中间顷刻炸成一个洞。
接着,十几条裂痕像是利剑一样冲前,势如破竹冲入了火弹队阵营。
熊破天拳头一压,地面又是一沉,火弹队阵营身躯一晃,猛地被一股蛮力掀翻。
一百人全部摔飞出去,惨叫不已,手里的火弹也对天,对四周发射。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响起,无数聚集的熊兵被无差别炸翻。
鬼哭狼嚎,悲惨无比。
两架直升机也被轰中冒着黑烟撞在地上。
不远处的几个营帐也是被殃及轰中爆发出冲天火光。
一片混乱。
熊破天没有就此停手,突然上前一步,左脚一跺。
地面上几千发弹头跳离地面,横在了熊破天的身前,接着熊破天左手一扫。
嗖嗖嗖,几千发弹头飞射出去,毫不留情倾泻在前方的熊兵身上。
硝烟和火光中,又是一连串的惨叫,几百名熊兵被击中身躯倒地。
几名指挥人员也身子一痛,低头一看,弹头打穿了防弹衣击中了肋骨。
那天下午四點鐘的雨
有些当场死去,有些只是重伤,但都失去了战斗力。
防线崩溃的不成样子。
见到这一幕的熊军头目,睚眦欲裂,眼都喷射出火焰。
他们一边重稳阵脚,一边发着指令:“杀死他,杀死他!”
“重装车,给我撞死他。”
一个熊军头目按捺不住,亲自驾驶一辆重装车,开足马力向熊破天撞击过去。
车子二十多吨,不仅马力极大,钢板更是坚厚无比,一般火弹都打不穿它。
这车子别说撞一个人,就是撞一堵墙都毫无压力,
体积庞大,杀意盎然,熊军头目还红了眼睛。
“杀,杀,杀!”
熊军头目对着熊破天撞过去:“撞死他,撞死他!
只是熊破天眼皮子都不抬。
二十七只蝴蝶 小跳跳不會跳
他身子一转,眼神一冷,接着高高跃起,一拳捶下。
“当——”
这一拳打在重装车前面,只听咔嚓一声巨响,车子钢板猛的爆裂开来。
无数道裂痕如同蛛丝网般,向车子外面和里面扩散开去。
最后,余力硬生生把车内的熊军头目震的吐血而死。
我的天啊,这老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无数熊兵愤怒之余也生出了震惊,我们在跟什么怪物激战啊?
他们向来不缺乏勇气和血性,但对于熊破天还是生出了颤抖。
因为熊破天的身手超出和颠覆了他们认知。
血肉之躯怎能硬刚钢铁洪流呢?
但熊破天却向他们展示了,他真的可以一人打穿整个熊军基地。
“战坦,直升机,轰,给我轰死他!”
反应过来后,其余熊军指挥官全身冰凉,牙齿颤抖着发出指令。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他们就见到熊破天已经右手按刀。
一声厉喝:“拔刀术!”
一道刀光闪过,几十名熊兵头目只见眼前一花,胸口一痛。
接着就全部倒在地上。
他们连人带枪都被一刀斩断。
闭眼的前一刻,他们又见到几道刀光闪过。
接着熊兵一片片倒地,直升机也一架架坠落,战车的炮筒也被一一捶弯。
太牛叉了,太妖孽了,太荒唐了。
无数人眼里带着光芒缓缓死去,即使生机熄灭也无法掩饰他们的震撼。
“大爷!”
惡魔的未婚妻
叶凡看到这一幕狂吞口水,这熊破天还真不是人。
嗖嗖嗖,又是几道刀光闪过,熊兵又倒下近百人,防线彻底崩溃了。
熊破天没有理会,只是沉默着向前。
他就像一尊无敌战神,在朝阳中不紧不慢的推进。
前方熊兵盯着地上同伴的尸体,脸色越来越惨白。
他们就连紧紧抿着地唇,也变得白了起来。
几个熊军头目的手微微用力,握着热武器的手青筋隐现,额头上滴落一串串冷汗。
他们想要冲锋,想要杀掉熊破天,可是根本没有勇气对抗。
两千多人横死,几十部战车和飞机陨落,火弹队覆灭,让他们生出了绝望。
熊破天长驱直入,脚步带着一路血印。
几个位置颇高的熊指挥官看着熊破天逼近,下意识舔一舔干燥嘴唇想要阻挡。
可惜手指贴着扳机始终不敢扣动。
不,是没有勇气攻击,只能张张嘴阻拦:“你是什么人……”
嗖,话没说完, 他们的脑袋就飞出去。
鲜血冲天而起,染红了五千熊兵眼中的朝阳。
几个指挥官身首异处的轰然倒下,手里端着的武器连一颗弹头都没射出。
这让五千熊兵失去了最后一丝勇气。
他们还无比恐慌熊破天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抹气息不止带着血腥味道,最关键是其中没有丝毫感情。
有的只是漠然。
似乎在熊破天地双眼之前,心念之前,世间无一物值得珍视,任一人均可视之如猪狗。
转眼之间,熊破天已经突破到第六道防线。
没有人再开枪,也没有人再冲锋,连挡路的人都没有。
熊破天的意志已经控制了熊兵心神和四周一切。
强悍,绝决,毫不退让。
一应道德准则,天地间的慈悲,在熊破天绝对意志之前,变成了没有意义的泡沫。
第六道防线不攻自破,叶凡揪住一个活口喝道:“斯柯夫在哪里?”
那名熊兵头目脖子一扭,不回答,视死如归。
熊破天侧头望了过来。
活口忙打了一个激灵颤抖出声:“斯柯夫先生跟托拉斯基先生在地下指挥部开秘密会议……”
托拉斯基?
听到这一个名字,熊破天眼里闪烁一股杀意。
随后,他背负双手一步一步向地下指挥部位置靠近。
叶凡一脚踹飞活口撒腿跑上去:
“熊大哥,等等我,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