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d5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緣定你》-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要老外看書-15hb2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司华悦这一生活得并不精彩,但她跟别的女孩一样,有自己的小秘密,也有自己喜欢和崇拜的偶像。
《泰坦尼克号》上映那年,恰好司华悦代表申国去参加国际武术大赛,有幸见到了剧中男女主角的扮演者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凯特·温斯莱特。
司华悦当时年仅七岁,由于她夺得了那次大赛的冠军,得享与莱昂纳多合影并要了他的签名照。
当时的小李子正处于颜值高峰期,司华悦年纪虽小,却在心里暗下决定,将来要嫁,就嫁给像小李子这么帅的男人。
这个小秘密就这样一跟就跟了她二十三年,关系再好的姐妹她也从未提及。
而甄本的长相跟当年的小李子特别相像。
浓密剑眉下一双深邃的蓝瞳、高挺的鼻梁、开阔的前额、性感而微翘的唇和那个与司华悦一样的苹果下巴,甚至连发型也跟当年的小李子几乎一样,随意而又洒脱。
也正因如此,司华悦才没有因为他屡次纠缠而挥拳打走他。
甄本初到申国时间不长,没有驾驶执照,上次的出租车惊魂让他不敢再搭车,骑了一辆公路赛来了。
他上身穿着一件深蓝色运动衣,下身着灰色胯裆运动裤,脚蹬一双高帮冲锋鞋,头盔夹在腋窝下。
远远看去,潇洒而又帅气的他,像是一种行为艺术品般站立在疾控中心大门外,翘首等待着他的心上人。
看到甄本的一刹那,司华悦脑中不自觉地闪过莱昂纳多的脸,她神情好一阵恍惚。
摇了摇头,她不禁自嘲一笑,暗骂自己美男控晚期。
甄本老远就见着司华悦了,跳着脚冲司华悦挥手,兴奋地大喊:“司华悦、司华悦!”
门卫见队长过来,想开门,却被司华悦摆手制止,隔着电闸门司华悦看着外面的甄本。
晨阳在他浓密而又蓬松的金发间闪耀,将他湛蓝色的瞳仁反射成透明,使他的双眼看起来愈发迷人。
司华悦忍不住吐槽,奶奶的,长得可真好看!
“嗨!司华悦!好久不见!”甄本搓着双手,既兴奋又紧张地看着司华悦。
甄本口语的语调带着丑语的弯绕,听着别扭,但好在吐字比较清晰,能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
“诶呦,申文说得不错哈!”细算了下,才一个季度没见,这家伙居然口语说得这么流利,这让司华悦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我听说你是来应聘保安的?”司华悦问。
嶗山詭道
“是!”甄本卷舌音的咬字依然有些蹩劲。
如是冬暖忆夏凉 鲸珞
“那你知道保安具体是干什么的吗?”司华悦接着问。
“干什么的?”甄本看了看司华悦身上的制服,再抬眼看向门卫室里站在窗口看着他们俩的保安。
“看门的。”回答完,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司华悦的脸,担心自己回答不正确。
去你奶奶的看门的!司华悦在心里骂了句。
“赶紧回去吧,你压根就不知道保安是干什么的,再说你也干不了!”司华悦不耐烦地驱赶。
“Wait!Wait!”甄本见司华悦转身要走,一着急,母语直接脱口而出。
转过身准备进门卫室的司华悦见闫主任和顾颐向大门口走过来,两个人神色凝重地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司华悦纳闷顾颐这是一直没离开,还是又有事过来了一趟,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并非昨晚去大昀时穿的那一套。
先前在电话里冲顾颐大呼小叫地发了通火,嚷着让他来抓自己,现在见着人了,司华悦反倒有些胆怯。
琢磨着,一会儿顾颐果真要给她戴手铐,她是该配合还是该反抗。
顾颐像是懂得读心术,清冷的视线在司华悦的脸上一刮而过,司华悦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半拍。
没有预想的抓捕场景,顾颐像是不认识司华悦般,连声招呼都不打,错身而过,与闫主任同时看向大门外着急喊叫的甄本。
闫主任不认识甄本,但顾颐认识,被初师爷的人抢劫并挨了打的事,他还记得。
在看到甄本的一瞬间,顾颐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这个外国人在门口大喊大叫的是要干嘛?”闫主任不解地看向司华悦问:“是来找你的?”
“不是,”司华悦直接否认,刚准备解释,谁知,甄本很拆台地喊了声:“司华悦!”
司华悦暗自翻了个白眼,对闫主任说:“也不知他从哪儿听说咱们这里招聘保安,是来应聘的。”
“啊?!”闫主任一脸莫名地看着甄本,前行一步说:“小伙子,我们这里招的是保安,不是模特,你是不是搞错地儿了?”
“我不是木特,我就是来干保安的,留下我吧!”甄本央求。
“嘿,这老外还挺执着。”闫主任哭笑不得地回头对顾颐说了句,然后又扭回头对甄本说:“我们这里不要老外。”
闫主任这句话让司华悦忍不住联想起当初甄本去武馆时被李翔拒绝的场景。
真不愧是父子俩,拒绝的话也一样。
司华悦不禁有些可怜甄本,先是遇见李翔,被拒,现在又遇到李翔的老爹,依然因为他外国人的身份被拒之门外。
李翔可怜兮兮地看看闫主任,又看看司华悦,然后将视线移向顾颐,突然他眼睛一亮。
“你……Officer Koo!”他的记性倒是蛮好。
“帮帮忙啊,我要当保安!”他冲顾颐扯出一个讨好的笑。
顾颐唇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看着闫主任说:“可以试试。”
闫主任刚准备反驳,视线跟顾颐对上后,一愣,旋即明了地轻点下头。
“放他进来,找个人先跟他讲讲规矩,他如果觉得能干,就让他留下,不行,就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咱们这儿又不是婚介所。”
闫主任对司华悦说完,冲门卫室摆了下手,示意他们开门。
司华悦被闫主任说了个大红脸,仿佛隐藏了二十三年的小秘密被人发现了似的,心跳也跟着变了节拍。
冷婚熱愛 小草根
甩眼发现门外的停车棚里停着一辆警用越野,驾驶位的车窗开着,里面那颗脑袋司华悦认得,曹浩灵,上次陪顾颐去小学操场挨打的那个警察。
电闸门刚打开一条缝隙,甄本就迫不及待地挤了进来,结果太过着急,脚底不稳险些摔倒。
顾颐眼疾手快扯了把他的胳膊,这才不至让他当众出糗。
丢给顾颐个谢谢,他就屁颠地跑到司华悦的身旁。
司华悦有些头大地看着眼前这个粘人精,冲门卫室里的保安招了下手。
“怎么了司教头?”出来的保安姓于,算是疾控中心的老人儿了。
“你跟他讲讲咱们这里的规矩,看看他能不能接受得了,接受不了就让他马上滚……离开。”
司华悦说完,转身欲走,想了想,又回身看向甄本。
“你不要总跟着我,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先跟着老于熟悉下环境和规矩。”
甄本还想再说,却被老于给拉进了门卫室。
廢材輕狂:絕色戰魂師 傾顏q
司华悦感觉手机在振动,拿出一看,“黑猫老妖”的。
回头看了眼,见顾颐坐的那辆车已经开出去老远了。
滑下接听键,“一会儿我回警队后会跟你联系,你去仲安妮的病房里等着。”
顾颐的语气生硬,听不出生气或者别的什么情绪。
也不等司华悦回应,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死老妖!”司华悦对着手机骂了句。
銘者誌之亂古
“怎么了这么生气?”闫主任送走顾颐,跟司华悦一起往大楼走,见司华悦气哼哼的,便随口问了句。
“呃……”司华悦笑笑,问:“闫主任,我那三个大昀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离开?”
“没什么大问题,他们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等三天以后的吧。”闫主任说。
“他们在哪个病房,我想去看看他们可以吗?”司华悦接着问。
“行,去吧。”闫主任将高师傅他们三人的病房号告诉司华悦后,二人在电梯口分开。
下到负三层,司华悦直接先去见了高师傅,他老婆还在等他的电话。
让护士将门打开,司华悦见高师傅焦灼不安地在病房里转圈,赶忙将手机解锁递给他。
“高哥,先前我已经给嫂子打过电话了,没说你中毒的事,你赶紧给嫂子再去个电话,报个平安,省得她担心。”
高师傅一叠声地好好,接过手机,拨号,又是响了一声对方便接听。
听着高师傅温言软语地跟他老婆通话,司华悦不禁有些羡慕他们夫妻二人深厚的感情。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高师傅家境并不富裕,但他们夫妻并没有因为经济状况而影响到彼此的感情。
当高师傅的老婆在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去的时候,高师傅看向司华悦。
司华悦伸出三根手指,高师傅有些意外,只得依言告诉他老婆,让她不必担心,三天后必回。
或许是因为有司华悦在场,他们没说太多话就挂了。
虽然已经大致猜出高师傅他们昨晚中招的过程,但听完高师傅的讲述,司华悦忍不住被逗笑。
原来地板上那五个孔洞,是鲁佳佳的大耙子留下的。
当时他们俩中了一种可致人产生幻觉的迷.药,这药的主要作用就是让人的情绪处于极度低迷的状态,类似于患了重度抑郁症,满脑子都是悲伤情绪。
高师傅的症状最严重,联想到自己从结婚到现在,并未给他老婆带来衣食无忧的生活,便悲从中来,一度悲痛大哭。
他这一哭,反倒把扛着耙子的鲁佳佳给哭清醒了。
鲁佳佳在单窭屯的时候曾中过一次毒,被疾控中心解毒后体内带有一点抗体。
神志恢复,他就见到了那个靠近他们的人——大白脸。
他一耙子下去,没耙中大白脸,却把因中毒而体质虚弱的大白脸给撞翻在地,用力过猛,他的耙子齿扎进了地板里。
就在他往外拔耙子的过程中,从三楼悄无声息地走下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擀面杖,一杖子下去,将鲁佳佳给撂倒。
这些还是鲁佳佳在清醒过来后,尚未被分病房前讲给高师傅听的,至于陈哥是怎么进了别墅,一同被迷昏,鲁佳佳就不知道了。
仙话:棠花劫 许厘
司华悦的手机响,看了眼,又是“黑猫老妖”。
想起来顾颐让她到仲安妮病房里等着,她只得跟高师傅匆匆告别。
不用猜也知道,顾颐是想从仲安妮口中了解那日她被毒杀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