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es9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六百八十九章冤家路窄鑒賞-9ao9y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收回了目光,故作镇定的时候走在宫苑内。
他不知道现在周围有多少双隐藏在暗中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一旦露怯的话,只怕自己的那一番忠心就白表了。
若无其事,问心无愧。
若无其事,问心无愧。
心里一直强调着这两个念头,柳明志不疾不徐的在两侧禁军的注视下朝着宫外赶去。
每每遇到巡逻的禁军朝着自己靠近,柳明志全身的肌肉都不由的绷紧,心脏砰砰的跳动着,生怕他们一拥而上擒拿自己。
好在次次都是一场虚惊。
这些禁军非但没有对自己动手,反而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示意。
柳明志淡笑着回应着,并未放松心中的警惕。
说不准什么时候李晔就突然反悔了。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柳明志看到了熟悉的宫门,心神猛然一松,总算是出来了。
“吾等参见王爷,王爷今日出宫这么早啊。”
“呵呵……..本王不胜酒力,只能向陛下告退了。”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王爷快回去歇息吧,末将就不耽搁你了。”
“多谢,再会。”
柳明志随意的寒暄了几句,直接出宫而去。
当踏出宫门的那一刻柳明志如释重负,如获新生。
从御书房到宫门这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比柳明志这十几年来所走的路都要漫长。
入殓师笔
扫视了一眼不远处摊位上,站在摊位前把玩着货物,其貌不扬的众多自己所熟悉的男女老少,柳明志默默的吁了口气,静神下来朝着京城街道上走去。
网游之重生挣仙
彻底远离了皇宫的范围。
穿越-蝶梦唐庄 涅槃灰
这个时候的柳明志才有心情思索着方才御书房的事情。
方才在宫里的时候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根本没有心思分心考虑其它。
想起御书房饮酒之时,李晔那些含沙射影的话语,柳明志心里便五味杂陈,酸楚难耐。
虽然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可能会有今日,然而柳明志却没有想到这一日会来的如此之快,会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本以为一切风波会在天下一统之后渐渐掀起,哪想到李晔竟然如此的心急。
柳明志不否认自己有些在意现在的权势,可是绝对达不到贪恋到不舍得放手的地步。
嫡女江山 李佩佩
毕竟现在放手手里的权势,婉言跟女儿的性命安危还有什么可以来保障的了呢?
眼前浮现在李晔有些忐忑的目光,柳明志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撼动九霄
幼稚。
目光短浅。
你以为你能坐上皇位是因为你是先帝长子的原因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不是,都不是。
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唯有本王手里有着无可匹敌的兵马,百官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无暇顾及其他,畏惧本王手里的兵马,不得不遵从我力顶你登基的决定。
你以为你现在能稳定朝纲是因为自己的君王威信吗?
那是百官畏惧本王手里的兵马而已。
一无显著政绩,二未积威长久,便想着将朝廷大换血。
你拿朝中的这些老狐狸当什么?当成随意拿捏的泥人一个吗?
不触及他们的利益他们就是忠君爱国的良臣,可是一旦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你以为凭借你一人之力,凭借你皇帝的身份就能镇压住这些老狐狸了吗?
镇国书,治国策,本王将其中的利弊给你条条列举出来多少条,你都忘记了吗?
凶案背
还是你根本就没有看?
朝中的弊端都尚未清明,就已经把手伸到了军中,你脑子里塞得都是浆糊吗?
其实柳明志也理解李晔这样做的想法。
然而理解并不代表认同。
李晔将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面对满朝的老狐狸,若非自己手里有着兵权,面对他们的联手之时都不得不暂避锋芒,不可力敌,何况他李晔一个刚刚登基,连权利都没有坐稳的新君。
若是亲政两年,借着天下一统的功绩,使得百姓彻底归心,百官臣服,军中威望大升,李晔对自己提出想要收回自己手中的兵权,柳明志纵然心里无奈,起码还会感到一些欣慰。
毕竟李晔是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子,他的成功,也是自己想要见到的。
如今嘛!
空有大志,急功冒进。
毫无远见可言。
朝局尚未稳固,便急着将自己这个唯一可以与满朝文武抗衡的藩王都想撸下来,又如何能是这些老狐狸们的对手!
唉!
回想起这两年的的光阴,柳明志心中顿时寂寥起来。
从扶持李晔登基为帝,至于今日,终究自己君臣之间还是没有逃脱权利二字的玩弄啊。
父皇,先帝。
如果陛下真的继续如此下去,柳明志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将来发生了什么,不要怪我。
于国于民,于天下,我也算有个交代了。
马蹄声在柳明志身边响起。
然而神游天外的柳明志并未察觉,只是本能的继续赶路。
他还在因为御书房的事情而伤神。
天下稱尊
为李晔的变化而伤感。
老姜说得对啊。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
皇太后陈婕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一角,凤眸诧异的看着步履略显蹒跚,背影满是萧瑟伤感的柳明志。
这是怎么了?马车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让妹夫回过神来。
陈婕娥眉微微蹙起,猜测着自己走后儿子与妹夫他们二人之间说了什么内容,会令妹夫出宫之后如此模样。
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的陈婕,抬手轻轻地拍了拍驾车的高瑾。
高瑾会意,驾车朝着柳大少靠近了过去。
冷漠校草戀上冷酷校花
“王爷,咱有礼了。”
“王爷?”
“王爷?”
然而柳明志只是继续失神的赶路,并未回应高瑾的问候!
高瑾无奈,急忙跳下马车朝着柳明志追去,抬手想去拍打柳明志的肩膀。
高瑾的手掌距离柳明志还有半尺的位置左右,蹭的一声剑吟传来,浑浑噩噩的柳明志不知何时已经转身将出鞘半尺的天剑护在身前,目光凌厉的盯着神色愕然,呆呆站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高瑾!
柳明志看清了高瑾的模样,凌厉的眼神略微一松。
“高…..高公公,怎么是你?”
高瑾惊魂未定的看着柳大少:“王爷,您吓死咱家了!咱喊了你好几声了你都没有反应!”
柳明志听到耳边糟乱的声音,下意识的扫视而去,见到周围空出了一个大圈,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百姓,缓缓地收剑入鞘。
“高公公,你怎么出宫了?”
“王爷,咱找你有些事情,刚刚喊你好几声你都没有答应,咱就打算拍你一下肩膀,想不到王爷的反应如此机敏。
王爷,马车上说吧。”
柳明志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百姓,再不走怕是巡街武卫就要赶来了。
犹豫了一下对着高瑾微微点头,朝着高瑾示意的马车走去。
当钻进车厢时,柳大少看着凤眸幽幽的望着自己的陈婕吓了一激灵,本能的想要逃出马车,奈何高瑾已经驾车走动了起来。
陈婕看着柳大少坐缩车厢一角不自然是模样,浅浅一笑,目光复杂又藏匿着羞涩之意:“怎么,妹夫这么害怕见到哀家?
刚进车厢就想着要逃?”
天地煌炎
柳明志脸色纠结的看着陈婕,暗道了一声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