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8dx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ptt-第556章 兵法大道,從來都是以殺止殺!(第三更)-2owj0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嬴将对于西北志在必得,但是相比于中原,西北贫瘠之地,大秦数百年从未染指!”
秦尽忠虎目中有一丝惊讶,与嬴高提起了,压不住心中疑惑,朝着嬴高,道:“为何嬴将对于西北,志在必得?”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望着天地苍茫,本来不会解释的嬴高,出乎意料的开口,道:“一直以来,本将心中都有一个念想,也是执念。”
“本将愿我大秦万世永昌,本将愿嬴姓王旗与日月争辉,本将愿只要是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是我大秦国土。”
“大秦国土之上,太阳永不落下,我大秦国人可以活的骄傲,放眼天下,无人敢辱!”
说到这里,嬴高顿了一下,望着前方的士卒,语气幽幽,道:“本将希望有一天,我大秦的一个士卒,手执大秦王旗,他国君王也得敬为上宾!”
冰山之雪-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
“凡我大秦子民,当与日月同辉,与王同耀!”
这一番话,铁骨铮铮,霸道之气溢于言表。
纵然是秦尽忠这样的降将,在这一刻也觉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纵马疾驰,为大秦打下万里疆域。
沙场封侯,开疆扩土本就是武人最高的荣耀。
“嬴将大志,末将佩服!”秦尽忠朝着嬴高摇摇一拱手,道:“有嬴将在,大秦国土之上,太阳必将永不落!”
秦尽忠曾经也是王,但是他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这一刻,听到嬴高抒发心志,再想起嬴高年纪轻轻却战功赫赫,心下生出一抹释然。
女总裁的非常保镖(我的漂亮女同事)
也只有这样的天纵奇才,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億萬新娘:顧少的天價寵妻
“驾……”
纵马而行,嬴高依旧没有明言他执意染指西北的原因,作为一个王室公子,注定了他这一生没有朋友。
高坐在咸阳的秦王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信任仲父,却不料仲父把持国政,迟迟不放权。
他信任母后,却不料赵姬与嫪毐私通,生下两子,令王室蒙羞,更是放任嫪毐来杀他。
只宠小小娇妻
他唯一的朋友,燕太子丹上演了一场易水送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荆轲刺秦,成为了千古传说!
从嬴高恢复意识以后,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生而为王,注定了与孤独为伍。
荒宅迷兆 無意歸
河神大人求收養林路和鏡玄
何为王!
掌握信息最多者为王,王对于天下的掌控,便是来自于王与庶民之间的信息不对等。
秦尽忠并非是老秦人,嬴高纵然相信他,但是在心里,依旧是戒备,会下意识的防备。
“禀嬴将,蟒雀军已经到达前方十里之处,此刻估计不足七里之地!”
斥候飞奔而来,他们配备着军中最精良的战马,是以在速度之上远比大军要快。
闻言,嬴高点了点头,朝着斥候一挥手,道:“传令王虎,令蟒雀军归军!”
“诺。”
点头答应一声,斥候转身离去,军中斥候虽然精锐,但是比了他重金打造的靖夜司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靖夜司的情报,远比军中斥候更为快捷,也更为准确。
“禀嬴将,靖夜司传来消息,大月氏王率军驻扎于临松山谷,其中贵霜首领以及伊稚泉前往大月氏后方!”
司马师纵马而来,将消息禀报于嬴高,听到这一条消息,嬴高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贵霜首领此行西去,必将会去大宛以南,在多年之后,逐渐发迹,建立横跨亚欧大陆的贵霜帝国。
西域之地,便是大月氏的退路,对于西域,嬴高心中也有好奇,比如神秘的楼兰。
只是他也清楚,大秦目下的条件,不适合他西征。
“司马师,替本将送一份国书,以本将名义,令大月氏割地赔款称臣,否则本将此行入西北,屠灭整个大月氏。”
嬴高目光如炬,他心里清楚,此行入西域,必然会杀人,只有杀戮才能震慑西域诸国,不敢染指大秦国土。
为了大秦,他不介意做一个屠夫。
“诺。”
司马师离去,嬴高笑了笑,恐吓有时候也是一种手段,特别是在大月氏王惊慌失措,犹如惊弓之鸟的时候。
有时候,恐吓到点,反而会起到大作用。
……
“嬴将,属下心有疑问,不知可否解惑?”尉常寺纵马前来,脸上有着轻而易举的纠结。
“一路上无事,你问吧!”
对于尉常寺,嬴高很看重,这个人主动靠向了他,对于而言,这样的人是非常难得的。
毕竟此刻他只是有些战功,并非大秦储君,而尉常寺之父尉缭,坐镇国尉府官署,根本不需要在这个时候站队。
闻言,尉常寺苦笑一声,朝着嬴高一拱手,道:“嬴将,山河异族,为何不能风月同天!”
撇了一眼尉常寺,嬴高瞬间明白了,尉常寺一直都没有上战场,但是这两次作为万岁军副将,不光是见识到了成片成片的死亡,更是见识到了戎狄人最残酷的杀戮方式。
巨大的冲击,让尉常寺心下犹豫,对以往树立的观念产生了质疑。
一念至此,嬴高苦笑:“本将也更希望在咸阳城,骑马打猎,喝酒听曲!”
————
“山河异域,风月同天?”
重生之創業人生 獨木橋
“本将初上战场时还思索着,打打杀杀多没意思,大家坐下来好好相处不行吗?”
武禁
“后来,来到了九原,见到了那一幕人间地狱,本将再也没有这等天真想法。”
“在临河,国人百姓被虐杀,女人被施暴,长枪之上挑着孩童,鲜血流淌,逃亡之人惶惶不可终日!”
“那是人间地狱,那是本将第一次对于异族生出杀心!”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本将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兵法大道,以战止战,以杀止杀!”
“想要风月同天也行,打到他们跪下来臣服于我大秦便是!”
对于尉常寺嬴高抱有很大的期待,他迫切的期待尉常寺成长起来,独立执掌一军。
伴随着南征北战,嬴高越发觉得自己手底下人才不足的窘迫,以至于有时候,只要是个人,嬴高都能委以重任。
不论是对于此刻的嬴高,还是对于大秦,这样的做法都不好,是不负责任的。
这等于将祸乱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