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煉氣五千年 起點-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只有我能享受特權推薦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炼气五千年
护卫守卫混沌秘境,阅人无数,自然看出来丁牧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但是却没有任何歉意,冷声道:“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
丁牧抬手,对着护卫的眉心轻轻一点,护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挺挺倒下去,气息全无。
这名护卫的死亡,很快引起了混沌秘境周围其他护卫的注意,其实周围的护卫早就注意到丁牧和林诗慧了,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把两人当回事,毕竟丁牧身上气息全无,林诗慧只有仙尊第三层的修为,这种组合走到哪里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所以他们也想看看丁牧和林诗慧出丑的样子。
但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丁牧竟然主动出手了!
如果是寻常的冲突倒也罢了,但这里是混沌秘境,杀死混沌秘境的护卫,就是和整个混沌城作对,所以剩下的十余名护卫都走了过来,其中还包括了一名仙帝第三层的大能。
丁牧看着这些突然聚过来的护卫,脸上带着冷笑,“怎么?你们也是让我排队的吗?”
倾尽天下风起天阑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看了一眼刚才那名护卫的尸体,心中有些惊讶,因为他也没有看出来丁牧是怎么出手的,更想不到究竟是什么样的攻击,能让一名仙尊大能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死亡,就连元神都没有剩下。
但这惊讶不足以让他做出让步,因为他背后还有强大的混沌城。
“两位道友,我们身为混沌秘境的护卫,职责就是要维持混沌秘境的秩序,你们只是不想排队,就随意出手杀人,这不合适吧?”
丁牧说道:“城主府的人可以随意进入,我们就要排队?在我这里,没有这样的道理!如果一定有人要有特权,那这个人也只能是我,不能是别人!”
“哈哈哈!”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忍不住笑出来,“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格享受特权?城主府的成立,就是为了维持秩序,保护混沌秘境,所以城主府的人有资格享受特权,而你,你为混沌秘境做了什么?”
丁牧抬起手指,“我可以杀人。”
很直白的说法,我可以杀人。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愣了一下,他能修炼到仙帝境界,绝对不是傻子,他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丁牧为什么城主府能够享受特权,但丁牧还是不肯让步,那么丁牧要么是一个愣头青,要么就是有极为强大的修为和战力,只不过他看不穿罢了。
想到刚才那名仙尊护卫死得不明不白,他也不敢轻易和丁牧动手,而是暗中传音,让城主府派人过来处理。
事情到了这一步,丁牧也不着急进入混沌秘境了,他倒是要见识一下城主府为什么能够享有这么大的特权。
城主府对混沌秘境极为重视,在护卫被丁牧杀死的时候,就有人向城主府发讯息了,也就几分钟的工夫,混沌城城主赵昶就带着数名仙帝赶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护卫尸体,脸色阴沉。
“这是怎么回事?”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急忙上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赵昶面色更加难看,看向丁牧,“你在质疑我们城主府为什么能够享受特权,是吗?”
丁牧点头,“没错,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能够享受特权的人,那必定是我,如果我享受不到,那你们也就没有资格享受特权!”
赵昶放声大笑,但是眼神中却带着浓浓的冰冷,“你有这个资格吗?”
丁牧取出剑痴一鸣给他的玉简丢过去,“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丁牧虽然对城主府没有什么好感,但不可否认的是城主府的存在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混沌秘境,如果不是不得已,丁牧并不打算和赵昶翻脸。
这两枚玉简是剑痴一鸣拿过来的,他相信剑痴一鸣拿到的玉简绝对不是普通的玉简,或许赵昶能看出来一些东西,这也是他给赵昶最后的机会了。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见状,发出一声不屑的笑声,“这种玉简,我们每天不知道要见到多少,你以为拿出来玉简,就能行了吗?你杀死了我们的护卫,这件事绝对没完!”
赵昶心中带着疑虑,接过玉简,分出一丝灵气探查,顷刻之间面色大变,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
“你……您,您和剑痴一鸣前辈,是什么关系?”
“勉强算是朋友吧。”丁牧说道。
赵昶脸上堆笑,“既然您是剑痴一鸣前辈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的前辈。您来到混沌城,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平白闹出了这么多误会,还请前辈见谅。你们还不赶紧给前辈道歉?”
刚才还一副想要看好戏的仙帝第三层护卫一下就愣住了,他根本就没有看出来丁牧拿出来的玉简有什么异常,为什么赵昶一下就变了脸色?
加上他刚才听到了剑痴一鸣这几个字,脸上震惊之色更重,难道面前这个看起来就跟普通人一样的年轻人,竟然真的是剑痴一鸣前辈的朋友?
这该如何是好?
赵昶看到仙帝第三层的护卫还愣在原地,急忙踢了他一脚,“还不赶紧给前辈道歉,你不要命了吗?”
仙帝第三层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躬身行礼,“对,对不起!在下有眼无珠,没有认出来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不管丁牧是不是前辈,也不管丁牧是不是剑痴一鸣的朋友,赵昶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丁牧懒得和对方计较,看向赵昶,“那我们现在能进入混沌秘境了吗?”
“能,当然能!只要前辈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这就给这些护卫下令,只要前辈到来,不管有没有玉简,不管带多少人,都可以随意进入。”
赵昶不敢有任何怠慢,因为丁牧手里的玉简就是他亲手送给剑痴一鸣的,他在里面留了一些记号,只有他才能认出来,能值得剑痴一鸣亲自出面讨要玉简的人,能有这么简单吗?
至于丁牧说,他和剑痴一鸣勉强算是朋友,已经被他直接忽视了,不管丁牧怎么想,只要丁牧手里有剑痴一鸣讨来的玉简,他都要认真对待。
甚至不夸张地说,丁牧刚才说的那句:如果有人能够享受特权,那个人只能是我,当真是一点都不差。
和剑痴一鸣比起来,他们混沌城城主府,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