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dns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一百二十九章 搬出王府展示-115kv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对了。”穆习容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宁嵇玉,轻声细语地说道:“王爷,那幅画像臣妾误闯进来时,未曾看清楚,如今倒是有一睹画上女子的芳容的机会了,就是不知王爷给不给臣妾这个一览的机会?”
这一下打得宁嵇玉有些措手不及,谁料到穆习容会突然提起这个,后背微微僵了一下,面上却不显,风轻云淡道:“自然,容儿想看便看吧,这里的东西没什么不便给容儿瞧的。”
之前他确实是喜欢过那位木姑娘,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他如今心里只有一个穆习容,心中坦荡,自然不怕她瞧。
只是提起这么一个人来,难免心里会虚上那么一下。
穆习容见他如此,倒有些兴味寡淡了,但她还是好奇那画上画得究竟是谁。
于是她起身,将那画拿了过来,握在手中慢慢展开。
網王之羽幽之戀 月殤暗影
先前她只看到了一个“木”字和一点女子的发髻,随着画卷缓缓展开,她的眼睛却越睁越大。
这画中人……怎么和她之前的容貌如此相像?!难道是巧合吗?
鳳舞天際
她又看见画卷上写的那三个字——木姑娘。
天地刀传 慕容刀剑
这不是前世她和一个知己书信往来时用的化名吗?宁嵇玉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难道……?
穆习容越看画卷上的字迹越眼熟,顷刻后立马顿悟。
是了!这字迹正是他的字迹!
她与那人曾经书信往来过两年有余,不可能认错他的字迹,难道那人竟然就是宁嵇玉?!
天底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穆习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她和宁嵇玉的缘分从一早就开始了,在她还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一个人的时候,但命运已经将他们二人帘子在了一起,直至如今密不可分。
宁嵇玉见她反应有些怪异,自己的妻子看见自己书房里收藏着别的女子的画像,就算不借题发挥大闹一场,也该不会很高兴才对,可看穆习容的表情,却是惊一半,喜一半,还带着那么点慨叹。
“容儿……你要是真生气,我将这画卷拿出去便是,你……”宁嵇玉一时有些拿捏不准了。
却见穆习容蓦地从画卷里拔出目光来看他,一双水蘸似的燕尾眸中竟带上了些微的湿意,“嵇玉……”
听见这么一声,宁嵇玉心尖都不由颤了一下,穆习容可从未叫过他的名字,更从未这般深情款款地叫过他,难道真是被这画刺激得不行了?
只见穆习容朱唇轻启还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一道声音,“王爷在哪儿?王爷在书房里吗?”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这声音的主人便是解朝露。
穆习容一心急要抒发而出的情绪却被打断了,很是有些不满,皱着眉神色不虞。
这女人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子,现下又上赶着过来做什么?莫不是想卷土重来?
解朝露见宁嵇玉在书房里,正想上前,却被李立拦住了,“书房重地,解姑娘请回吧。”
解朝露却是不肯,“你让我见一见王爷!我有话要与王爷说!”
“让她过来吧。”穆习容神色淡淡说。
李立听言,看了看宁嵇玉,见宁嵇玉轻轻点了点头,他才敢将解朝露放过来。
“停下。”穆习容见解朝露几步就要扑过来似的,呵住她道:“你要和王爷说什么,便这样说吧。”
再近几步,她可忍不住了。
宁嵇玉见穆习容对他的占有欲如此之强,却没有丝毫觉得不舒服,相反有些乐在其中。
他无视解朝露投递过来的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冷声道:“你要与本王说什么?”
“朝露……”解朝露咬了咬牙,见穆习容没有一丝要避开的意思,而宁嵇玉也没有什么想要帮她的样子,只能站在那里道:“朝露听闻王爷要率军出征,朝露……朝露想和王爷一起出征!”
“朝露绝对不会拖累王爷的,王爷去哪儿朝露便去哪儿!”
嚣张兵王
“噗嗤。”
此言一出,宁嵇玉还没反应,穆习容就先笑出了口,“王爷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有没有问过王爷想不想让你跟着啊?”
解朝露听出穆习容这是在说她自作多情,她有些难堪,但现在王爷被这个女人迷得已经并不会再向着自己了。
她只能使出最后的手段,“王爷……我大哥为你而死……我之前也因你中了毒……王爷你不能……不能丢下我……”
提到那个解朝露已死的大哥,宁嵇玉面色沉下来,“解朝露,解风不是你可以绑架本王的工具。本王替解风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你身上的毒和伤本王都已让人治好,就连伤疤也没留下。本王并不欠你什么。”
極品痞子 膚淺
“大抵是本王对解风的那么点愧适,叫你产生了你可以一直跟在本王身边的错觉,既然如此,现在这个时机刚好,等本王离京后,你便从王府离搬出去吧。
念着那最后一点解风当年对本王的忠心,本王会帮你找个好人家,让你下半辈子不至于风餐露宿。”
解朝露神色大变,满脸的震惊与难以置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宁嵇玉会对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在穆习容的面前。
“王爷……”解朝露哽咽住,“您当真要这般对朝露吗?朝露在王府服侍您这么多年……”
“本王与你清清白白,你在王府这么多年,恐怕连王府的一块阶前石都未曾打扫过,何谈服侍?”
宁嵇玉其实在此之前早就想让解朝露搬出王府,毕竟让她这样不清不白的住在王府里,就算天下人不误会,连解朝露自己都要误会他是否真的对她有情了。
如今这样的局面,就是当初宁嵇玉不够狠心的结果。
他欠解风的已经足够还清了,甚至说,解风为他而死本身就是他职责所在之事,根本谈不上什么亏不亏欠,只是宁嵇玉始终做不到如此冷血,才出于弥补之心,替解风照顾了他的妹妹这么多年。
穆习容见解朝露一脸灰败,方才还像一朵怜人惜爱的娇花,现下却骤然失去了颜色。
但她却一点也起不了什么同情之心。
撇去她对宁嵇玉的觊觎之心,解朝露并不是什么善与之辈,并不需要她来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