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愛下-第1418章 真正的天才:朝六暮八(1-2)讀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那银甲修行者迅疾如闪电。
陆吾快狠准,獠牙一合,咔——咬住了他的大腿!
熟料银甲修行者竟忽然回身下压掌刀。
哧!
那大腿硬生生被他切掉!
银甲修行者闪电般来到了端木生的面前,掌心闪烁黑芒,如死神之手重击端木生!
端木生大惊,霸王枪横在身前,两道紫龙爆发,双眸萦绕紫黑之气。
轰!
端木生横飞了出去,霸王枪倒撞胸膛,浑身麻痹不已。
双臂上的两条紫龙来回飞舞,钻入他的体内,驱散了黑色罡印,紊乱的气息,得到了平息。
银甲修行者满脸惊讶,说道:“竟是未知之地的衰败死亡之力?”
“死亡之力,不惧死亡!”
后面传来声音。
银甲修行者脊背一凉。
一股不祥的预感,像是一只蚂蚁似的,爬上心头。
他转过身来。
始觉大腿已经断掉。
抬头一望,看到陆吾俯视着自己。
陆吾牙齿上下交错咬合,那条大腿,挤出少许的鲜血,从它的牙缝中流出。
“本皇好久没有尝过来自太虚的美味了。”
呼!
血盆大嘴一张,陆吾咬了下去。
恐惧从心头遍及银甲修行者的全身。他想要动,却发现全身已经僵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陆吾的大口咬了下来。
咔嚓!
银甲修行者立时成了陆吾口中之物。
陆吾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就像是在咀嚼最美味的撒尿牛丸,那不断迸发出的元气,在它的腮帮子中来回肆虐,反而异常享受。
每少一命格,“牛丸”就会迸发一道“甜汁”。
直至陆吾将其全部吞入腹中。
陆吾美美地抬起头,看着天空,浑身毛发如针,在霞光的照耀下,光芒耀眼。
它意犹未尽地看着发呆的端木生和于正海。
舔了下嘴唇,悠悠地道:“还不够塞本皇的牙缝。”
对于兽皇级的陆吾而言,人类实在太过渺小,真的将人类当成食物的话,的确连塞牙缝都不够。
端木生深吸了一口气,紫龙消失,恢复原状,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吃人呢。”
“胡说八道。”陆吾说道。
于正海向前迈步,罡气环绕,身上的海水全部被蒸干,说道:“还好你们来的及时。”
端木生想起了什么,回身一转,说道:“大师兄,我听说七师弟死了?!”
于正海的表情麻木,只是叹息了一声,等于是默认了事实。
端木生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原本一身战意,立刻泄了出去,蔫了下来,瘫坐虚空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于正海没有阻拦,来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同时看着无尽之海的东方,许久都没有说话。
陆吾蹲坐于二人身后,亦是面朝东方,一言不发。
夕阳西下。
最后一抹霞光,扫过万丈高空,穿过道道阴云,最终消失不见。
……
魔天阁,东阁。
陆州返回以后,听到了功德的提示声,便有些疑惑。
还以为是诸洪共又到处搞事,便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叩拜老八。黄莲整体较为安定,大概是没有太多凶兽,修行界的实力也不高,很难引起他人注意。为了保证天地平衡,一般高阶修行者,即便是知道黄莲,也不会轻易打开“魔盒”,提升黄莲的等级。
华山弃徒异界游
陆州又观察了下昭月的情况,其在宫内忙碌,也没有人叩拜。
其他人都在魔天阁之内,并未离开,也没这个可能。
最后他将观察目标放在了端木生的身上,看到海上漂浮的尸体,以及海岸线上沾染的殷红血迹,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继续观察下去。
而是中断神通。
将镇寿桩摁下,调整流转速度一千倍。
参悟天书神通。
他没有继续探索讲道之典。
那画卷十分诡异,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反噬。上次没出事已经是走运了。
“也许陈夫说得对,复生画卷,很难驾驭,一不小心,便会遭到天谴。”
以前陆州都是被动行事。
接下来,就必须得寻求主动,要与太虚对峙,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
“十八命格……还远远不够。”
提升自己的实力,提升魔天阁的实力,才是王道。
吴采臻
翌日一早。
端木生和于正海来到东阁。
“徒儿拜见师父。”
陆州睁开了眼睛,说道:“进来。”
二人推门进入,看到师父盘腿坐在蒲团上,便又作揖躬身。
陆州目光扫过二人,大致感知了下修为,说道:“迷雾森林一代情况如何?”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端木生的情绪不太高昂,说道:“有陆吾在,还算稳固。就是凶兽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修为如何?”
“略有精进,能在陆吾手下抗个一时三刻。”端木生说道。
“能抗住陆吾的进攻,也算不错了。你的修行之道较为特殊,开叶也要进行。”陆州说道。
“是。”
陆州看向于正海,突然问道:“是遇到了太虚中人?”
于正海一惊,说道:“徒儿不敌,多亏三师弟和陆吾来得及时。”
“为师并非是要责备你。”陆州摇了下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想起司无涯,他便叹息一声。
如果自己还是个老头子,穿越到这个世界,除了冷冰冰的建筑物,似乎剩下的就只有这些徒弟了。
已经失去一人,又如何再失一人?
于正海伏地咬牙道:“我不该冒险……但今日过后,我定加倍努力。血债要用血债来偿。”
陆州语重心长地道:
“也许,为师当年就不该收你们为徒。”
哐当,端木生丢掉霸王枪。
二人同时磕头,说道:“师父何出此言?!”
他们以为自己又犯了什么错。
见他们反应不小,陆州挥挥手道:“都起来吧。”
二人战战兢兢起身。
陆州叹息道:“当年,你们离开为师,尚且能活得更好。如今回了魔天阁,却屡遭危险。”
于正海说道:“无论师父说什么,我绝不会再离开魔天阁。”
说着又跪了下去。
端木生慢了一拍,也跟着跪了下去。
陆州一阵无语。
哎。
偌大的世界,连个找人说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现实终归无奈。
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看到的都是倚靠自己的人……而自己倚靠的人,又在何方?
他无法倒下,也不能倒下。
收拾心情,陆州重回威严本色,挥手道:“下去吧。”
“徒儿告退。”
二人离开。
将要跨过门槛时。
陆州开口:“于正海。”
于正海停下脚步。
陆州淡淡道:“太虚如何对你的,为师自会替你百倍还给他们。”
闻言,于正海拳头一握,眼中已泛红。
……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魔天阁相比往日平静得多。
大概是因为司无涯的死,让每个人都变得很严肃。
平日里喜欢开玩笑的潘重和周纪峰,聊天也没那么放得开了。
四位长老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最调皮捣蛋的小鸢儿,拿出了令所有人都惊讶的专注度,半个月愣是没出门。
早上。
天蒙蒙亮。
一女弟子来到了东阁,欠身道:“阁主,九先生说,她已经过一命关了,特地让属下来告诉阁主一声。”
“好。”
阁内传来声音,很是平静。
“是。”
女弟子去了没多久。
疾步返回东阁。
还未开口,阁内传来声音,说道:“何事?”
那女弟子支支吾吾道:“九先生说,她已经七命格了。”
“好。”陆州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小鸢儿天赋是十大弟子中最高,且年少天真,杂念极少。
天意弄人,小鸢儿也是十大弟子中出身最平凡的。
平衡?
上苍给了她最朴实无华的身份,却给了她最动人的天赋。
从最初到现在,不动则已,动则惊人。
那女弟子转身离开。
到了傍晚。
这次轮到海螺急匆匆步入东阁,说道:“师父,您快去看看九师姐,她疯了!”
吱呀。
陆州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负手看向海螺说道:“疯了?”
海螺急道:“九师姐早上才过的命关,中午非要升七命格,还说没事……晚上她硬要升八命格!这样会死的啊!”
“…………”
陆州眼睛微睁。
这丫头,胆子太大了!
朝六晚八,一日三命格,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为师去看看。”
陆州虚影一闪,出现在南阁之外。
他径直步入南阁殿,找到小鸢儿所在的住所。
闻嗅神通,目力神通。
当即一掌推开房门。
啪!
他看到小火凤在空中盘旋,来回游走,嘴巴中不断吐出火焰。
他看到小鸢儿盘腿坐于道场中间,蒲团上,满脸喜悦看着小火凤。
他看到小鸢儿身前的金莲法身金光闪闪,熠熠生辉,坐下金莲命宫八命格,依次闪烁光华。
小鸢儿手里居然还攥着一颗命格之心,看着节奏,正要打算继续嵌入。
“???”陆州眉头一皱,这场景看得属实有点看不懂。
“师父?”
小鸢儿转头,充满疑惑地看着懵逼的师父。
陆州步入房间。
看向小鸢儿的莲座命宫。
小火凤突然掉头,朝着陆州进攻而来,嘴巴一张,火焰喷来。
陆州拂袖而过。
呼!
小火凤倒飞出去,撞在了帘子上,落在了地上,狼狈地叫着,委屈极了。
陆州丝毫不理会小火凤,而是道:“别动。”
“师父,我没事。”
“让你别动,就别动。”
“哦。”
陆州单掌下压。
天相之力呈现蓝莲,落在了命宫上。
光华顺着命宫区域的线条游走。
陆州检查了下她的命宫,惊讶地发现,命宫的坚硬强度出人预料的坚硬。
过命关的意义就是将命宫打造的更加强硬。
小鸢儿的命宫居然这么强?
强度不等于实力和修为……换句话说,她不需要过命关,天然就可以形成命关能力。
“师父,我,我怎么了?”小鸢儿见师父表情凝重,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大毛病。
陆州没回答她,而是抓住她手腕,切脉。
元气进入丹田气海。
气海壁亦是如此。
“怪哉,怪哉!”
每提升一个境界,气海壁会扩充一次,同时会形成新强度的气海壁,要想再次突破,就会变得更难。
小鸢儿这倒好,气海壁直接进入八命格成熟期。
“何时开的八命格?”陆州郑重地问道。
小鸢儿比划了下,说道:“半,半个时辰前吧。”
“……”
陆州表情有些不自然,再次问道,“何时开的七命格?”
小鸢儿又想了想,说道:“一个半时辰前好像。”
“……”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陆州再次切脉。
这一次天相之力,顺着丹田气海,萦绕小鸢儿的腹部。
“种子?”
陆州发现他竟然不能逼出小鸢儿的太虚种子。
“师父,我真的没事,我感觉我还能继续开……”小鸢儿跃跃欲试笑着道。
海螺出现在门口说道:“师父,你看九师姐又犯病了!”
陆州放下小鸢儿的手腕,取出太虚金鉴。
天相之力包裹金莲。
照耀小鸢儿。
金鉴之下,陆州看到了小鸢儿的奇经八脉,丹田气海,成千上万条经络之中,全都是太虚种子的气息。
看到这一幕,海螺嘴巴张开,一双小手捂住小嘴,说不出话来。
“太虚种子已经完全与你融合。”
陆州将太虚金鉴调转方向,落在了海螺的身上。
海螺腹部出现了一团青芒。
太虚种子还在消化阶段,没有完全被融合。
这样的太虚种子,也容易被人夺走。
小鸢儿似懂非懂,担心地道:“那……那我还能修行吗?”
“不仅能修行……从今往后,你的修行速度,将会比任何人都要快。”陆州说道。
这让陆州想起自己。
当初刚开命格的时候,一天也是开了两命格。
小鸢儿身怀太虚种子,达到一天三命格,也正常合理。
古籍中记载的天才修行者们,有多位先贤,做到过一天两命格的提升。
然而这时,小鸢儿说道:
“那我就再开一命格。”
她拿起手中命格之心,朝着命宫中摁了过去。
陆州皱眉挥袖。
呼!
那命格之心还没触及命宫,便被罡气环绕,悬浮了起来。
“瞎闹。”
“师父……”小鸢儿嘟囔着小嘴,委屈且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
PS:求推荐票,月票,谢谢了,双倍期间。月票第六名,掉了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