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清晨,守塔人葛林在一阵机械装置低沉鸣响的声音中醒来,阳光正透过高塔休息室一侧的水晶玻璃窗洒进房间,窗框上装饰性的铁艺花边在地板上投下了一道道明暗相间的纹路,远方晴朗的天空中辽阔无云,而卢安枢纽顶层的机械天线盘正转过一个角度,那嶙峋高扬的合金骨架从窗外缓缓移过,将天空切割出了几个巧妙的几何图案。
“还不错,是个好天气……法师们的气象预报是越来越准了。”
守塔人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轻声嘀咕之后才深深舒了口气,随后他套上一件宽松凉快的薄衬衫,大概打理了一下个人形象便转身离开了房间——上层区域的机械转盘和联动机构共同发出令人安心的低沉声音,他在这个已经听习惯的声音陪伴下穿过短短的走廊和一小段阶梯,来到了附近的设备房间,而一个穿着棕色衬衣的金发年轻人正坐在魔网终端前,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全息投影上那些跳动的数字,旁边的打印装置前则堆叠着已经裁切整齐的最新报刊。
年轻人名叫罗恩,是葛林的同事,这座高塔的另外一位守塔人,他刚被调来还没多长时间,但踏实勤恳又讨人喜欢的性格已经给这座塔里的“老员工”们留下了深刻且良好的印象。
“啊,葛林先生,”魔网终端前的金发小伙子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动静,看清来人是谁之后顿时露出笑容,“换班时间还没到呢,你这么早就起床了?”
“规律的作息对身体有好处——尤其是对我这样已经不再年轻的中年人,”葛林笑着对年轻人打了打招呼,“维克森还没回来呢?”
“他刚才回来一趟,但很快便带着两个技术员又出门了——科森镇那边的二级枢纽读数有些不正常,附近的一座工厂报告说他们从昨天开始便收不到从卢安传过去的信号了,维克森认为有可能是昨天那场雷雨搞坏了二级枢纽,他要亲自去看看情况。对了,他开走了那辆灰色的魔导车。”
“看样子昨天那场雷雨的威力比我们想象的大啊,”葛林随口说着,来到了魔网终端旁边,并一眼发现了那些通过联网打印机打印出来的、裁切整齐的报刊已经被人翻看过,而且其中一个版面上还被人用红色的笔做了些记号,“报纸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么,罗恩?”
“啊,我刚要说呢,”名叫罗恩的年轻人顿时露出夹杂着愉快和神秘的笑容来,“你还记得维克森一直挺关注的那个‘监听项目’么?就是各地总枢纽都有一个监听站的那个项目,最近好像突然有了了不得的进展,说是收到了神秘的信号,学者们还用了很大的篇幅在讨论这件事呐!这边不光一期报纸……”
葛林其实并没怎么关注那个监听项目,但他此刻已经被罗恩兴奋的语调引起了足够的兴趣,不等年轻人说完,他已经拿起了那一叠还隐约有些油墨气息的打印纸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行极为醒目的加粗标题:《在广袤的群星之间,是否有可能存在和我们一样能够进行理智思考的生物?》
皇 叔
蜜糖初恋:俘获太子爷
这是个……什么样的问题?
守塔人的目光瞬间便被这个奇妙的标题所吸引,他从年轻时担任贵族的抄写员,到踏入中年成为魔网枢纽的守塔人,半辈子见识过经历过的事情也不算太少,但他从未听到过这样的事情,从未听到过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群星之间……为什么会有人如此看待群星间发生的事情?甚至还正儿八经地把这件事探讨了起来?
如果按照神官们的说法……群星之间,群星之间那不应该是天国的方位么?
葛林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带着困惑又向下看去,结果发现这整版报纸几乎都在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而在后续版面上,甚至还有更醒目,更令人困惑好奇的又一个标题:《从洞穴到平原,从脚下到远方——皇家占星师摩尔根·雨果先生带您了解世界的“广度”》
罗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些非常有趣——虽然它们看上去好像是枯燥的学术讨论文章,但竟然意外地容易理解。我从未在任何一期报纸或杂志上看到过与之类似的、关于头顶上那片星空的理论,不过我倒是从自己的老师那里听说过,我们脚下这片土地其实是一颗星球,我们围绕着太阳旋转,太阳围绕着‘奥’旋转,而宇宙中每一个闪烁的光点,都有可能是与之类似的天体系统……”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
葛林听着罗恩兴高采烈的讲述,却只能简单地敷衍几句——年轻人所关注和接受的东西看起来和他这个中年人果然有些不同,他自己虽然也接受过完整的通识和扫盲课程,但对于这些听上去便“远离生活”的知识,他的关注度显然比不过刚二十出头的罗恩,这时候跟上话题自然显得无比困难。
而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快速扫过了这份报纸后续的一些无关报道和广告、琐事,一份被压在下面的“塞西尔周报”进入了他的视线,意料之内的,他又看到了和前面两篇文章类似的标题:《卡迈尔大师眼中的天体尺度——源自刚铎年代的知识和智慧》。而在这篇文章后续的部分,他还看到了一份宣传,上面提到为了进一步提高全民知识素养,丰富公民们的阅读享受,帝国最高政务厅已授意发行一个新的期刊,其主要内容为星相学领域的知识普及……
看着那些清晰锐利的字母,葛林心中突然一动,立刻将几份报纸分别摊开放在桌上,飞快地翻阅着它们主要的版面和加粗强调的标题,于是一大堆看上去各不相同,实质内容却有着极高一致性的学术性、趣味普及性或讨论性的文章便进入了他的眼帘。
守塔人看着这些报纸,笑了一下,经验已经做出判断——看样子最高政务厅又有了什么“大计划”,这些报纸应该只是第一步的铺垫,不久之后,魔网广播里大概也会有相关的新节目被推出来吧?
普通人大概很难从日常接触的有限媒介中感觉到这种“风向”的出现,但一个坐镇地区信息枢纽的守塔人却可以很敏锐地提前感觉到某些信号的释放,当然,这样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工作经验,葛林自己就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守塔人,而年轻的罗恩……显然并没想这么多。
“葛林先生,”罗恩也注意到了前辈突然的举动,他稍微吓了一跳,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反正不是坏事,在这里多干两年你就懂了,”葛林笑了起来,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把目光又放在了那一页被做上记号的报纸上,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一版的内容并非学术或知识普及方面的文章,而是一份特殊的新闻,以及一份带有“民间招募”性质的宣传稿。
《索林监听站接收到来源不明的神秘信号》、《面向全国征集对以下符号的解析方案》。
他看到了那些随文章一同附上的图案,那些看上去完全不像是通用字母,也不像南方象形文字的符号,那些连续的圆弧以及和圆弧相连的短线段看上去神秘而又难以理解,而在符号的旁边,罗恩已经用笔勾画了许多看上去毫无思路的字母串。
“别告诉我你这是打算破解这些符号——这些连专家学者们都一筹莫展的符号。”葛林忍不住抬头看了年轻的罗恩一眼。
“为什么不呢?”金发年轻人立刻说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和自豪感,仿佛在参与历史一般的事情么?而且还有高额的悬赏——只要能把它们的含义破解出来,赏金甚至足够我们在卢安城买下一整座庄园了!”
南飞留声北归巢 雨落水留痕
葛林并没有被年轻人这不够成熟的喜悦和热情感染,他只是有点担心地看着那些报道和全然不像这个世界任何一种已知文字的符号,不安在他心头泛起,却又很快被压了下去,转而化为一声询问:“那你研究了这么多,看出什么规律了么?”
“完全没看出来——这些符号简直像是某种加密涂鸦一般,远非进行简单的字母代换或结构重组就能破解出来,”罗恩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事实上我已经准备把这当成工作之余的某种消遣……一朝暴富或许没那么容易实现,但破解这些符号的过程本身还是有些乐趣的。而且我相信绝大部分对这些符号产生兴趣的人最终也会有和我差不多的心态,毕竟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些东西让帝都的专家学者们都一筹莫展……”
葛林耸了耸肩,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看了一眼附近墙上挂着的机械钟,随口对罗恩说道:“换班的时间到了。”
……
难得的晴空降临奥尔德南,临近正午的阳光驱散了这座“阴雨与雾气之都”上空时常盘踞的阴霾,在灿烂的日光下,那些鳞次栉比的黑色屋顶和尖塔泛起奕奕光彩,某些阴沟陋巷里已经发了霉的石板和墙面也仿佛在被一点点去除掉暮气,变得生机勃**来。
然而和去年比起来,奥尔德南贵族区的街巷此刻却明显冷清了不少。
往日里昼夜宴饮不断的大厅紧闭了门窗,日日车马不断的宽阔道路上也只剩下了几辆行色匆匆的车子快速驶过那一扇扇紧闭的门前,一些房屋前后的花园显然已经多日疏于打理,因天气转暖而滋生的杂草正在逐渐占据曾经被精心照料的花坛苗圃,挤压着那些名贵娇弱花朵的生存空间,又有一些房屋挂上了白色和黑色的厚重窗帘、布幔,已经干枯的告死菊花束悬挂在门口的铁艺挂灯下面,凄凉地随风摇摆。
这些宅邸中的大多数其实并没有彻底荒废,此时仍有零星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那些仍然居住于此的声音仿佛是在刻意压低自己,以尽可能减轻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如同恐惧着这个世界的受惊野兽般在自己华丽的巢穴中蜷成了一团,生怕因高调而引起某些“致命的关注”。
而在少数那些彻底失去了声息的宅邸内,昔日辉煌的家族已经失去了他们最后的有效继承人,仆役被遣散,财产被收归皇室,房屋成为了暂时无法处理的“待估资产”,这些房屋的主人在离开这个世界时通常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有的失去了一切尊崇,在清算中掉了脑袋,有的却光辉荣耀,在皇室的追封中入土为安。
但不论他们的命运如何,最终结果倒是没什么两样。
“贵族时代名存实亡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拉锯僵持,如今终于到了彻底退出的时候……某些头衔还在,但看上去是永远不会再有辉煌的机会了,”赫米尔子爵从凸肚窗前退开一步,同时收回了望向外面街道的视线,他回到自己平日里最钟爱的那把高背座椅旁,却一时间没有落座,只是带着满眼的感慨发出一声长叹,“唉……我还真不曾想象过,自己竟会在有生之年便看到这一天的出现,更不曾想象过它会以这种方式到来……”
他抬起头,又朝着那条宽阔笔直大道的对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两个行色匆匆,简直如同受惊野兽般的仆役飞快地从街道上走过——走得像跑一样。
“以前的日子里何曾有过这样冷清的光景?哪怕是新皇二十二条法案颁布的那天,甚至于我父亲提到的黑曜石宫中燃起大火的那天……这条街都没这么冷清凄凉过,更不曾出现过如此之多的告死菊……那些白色的小花,几乎快把冥界的气息都引到阳光下面了。”
“往好的方向考虑,赫米尔子爵,”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坐在沙发上的黑袍老法师看着这位年轻贵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你现在还站在这里,子爵头衔仍然在你的身上,你的家族徽记和私产分毫未损,这每一条都足以让许多人羡慕了——不管是那些死掉的还是目前仍然活着的,他们都该羡慕你。
“你站了个好队,子爵先生。”
“啊,是啊,这倒确实如您所说,丹尼尔大师,”赫米尔子爵苦笑着坐在椅子上,随手从旁边拿过了酒杯,不那么优雅地将杯中液体灌入喉咙,接着说道,“在任何时候都无条件地支持皇室决定,在教堂出现问题的时候立刻断绝和所有神官的往来,尽最大可能支援冬堡前线,并积极配合哈迪伦殿下的所有审查……坦白说,这中间但凡有一步走错,此刻我便有可能无法站在这里与您交谈,您或许也只能在我的墓碑前敬我一杯了。”
“但你都走对了,”丹尼尔微笑着,举杯向眼前的子爵示意,“我还是更喜欢向活人敬酒一点。”